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迈克尔杰克逊61周年诞辰:出身贫寒的巨星,光芒万丈的孤独孩子

时间:2023-05-14 16:19:30 | 浏览:360

​迈克尔·杰克逊一直梦想生活在一个充满爱、没有饥饿、没有痛苦的世界,终其一生,他都在为自己梦中的世界而奋斗。他太过理想了,而理想主义者注定悲情。若他还在这世上,今天,是他61岁的生日。十年过去,曾缠绕他的流言还没有散去。如今,有人还在怀念他

​迈克尔·杰克逊一直梦想生活在一个充满爱、没有饥饿、没有痛苦的世界,终其一生,他都在为自己梦中的世界而奋斗。他太过理想了,而理想主义者注定悲情。

若他还在这世上,今天,是他61岁的生日。十年过去,曾缠绕他的流言还没有散去。如今,有人还在怀念他,也有人还在觊觎他的遗产。

不过,这些红尘纷扰,是是非非,早与他无关了。

文| 云山

1987年,29岁的迈克尔·杰克逊在自传中写道:

“我觉得自己真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,见识了很多,经历了很多......有时我觉得自己更像是已到了耄耋之年,行将就木了。”

现实却是,他还没来得及变老,便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2009年6月25日,迈克尔·杰克逊因被注射过量异丙酚等药物陷入昏迷,抢救无效死亡,终年50岁。

他开创了一个流行音乐时代,创造了太多神话:唱片销量世界第一,十个吉尼斯世界纪录,唯一能戴着墨镜进入白宫和被几届总统以高规格礼节接待的艺术家......

如果他还在,今天,是他61岁的生日。

光阴一寸一寸刻进流逝的生命,岁月汇成长河,从春流过夏,又飘过冬,十年弹指而过。

我们才惊觉,原来距离他离开我们,已经十个春秋了。

1958年8月29日,迈克尔·杰克逊出生于美国的一个贫寒的家庭,父亲是一名钢厂工人,母亲行动不便,家里共有九个小孩。

不到5岁,小小的迈克尔就跟着自己的四个哥哥登台演出,凭借着他独特的舞台感染力和穿透灵魂的嗓音,很快就成为乐队的主唱。

童年的迈克尔·杰克逊

在他短暂的童年记忆中,没有伙伴,没有玩乐,只有夜以继日的排练和演出。

一放下书包,他就要拿起吉他和话筒,出没于深夜的酒吧、俱乐部,在晨光熹微之时,才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中,背起书包赶往学校。

排练室的对面是一座儿童乐园,排练的时候,小迈克尔透过窗户遥遥望去,听到乐园里频频传来孩子们的欢声笑语,他却只能在心底想象,自由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。

小迈克尔喜欢唱歌,也喜欢舞台。然而,没日没夜的排练、演出,对于一个5岁的小男孩来说,实在太过残忍。

更残忍的,是父亲的暴虐。

迈克尔·杰克逊和他的父亲(右)母亲(左)

在迈克尔·杰克逊的生命中,父亲从来不是一个温情的象征。一个音调没有唱好,一个步子踏错,下一秒,父亲手中的皮带就抽在他瘦弱的身上。

在儿时的记忆中,父亲的面容甚至是模糊的。更清晰的是,父亲手中的皮带、棍子,那上面有他的血迹,他的眼泪,他的脆弱。

后来,身上的伤痕渐渐淡去了,心里的伤痕,却日复一日地加深了。

在那般惨淡的岁月中,音乐是这个男孩唯一的抚慰。

7岁时,第一次听到披头士的 It"s only love ,仿佛有一股暖流划过皮肤,源源不断地涌入心脏,如春风吹过荒野,所过之处,春意盎然。

披头士组合

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爱注入音乐中的力量,像是有一根杆子将灵魂从浊世中挑起,将其置于一片清明、祥和、广阔的天地之中。

这样的感受让他浑身颤栗,让他想要流泪。

那时起,他就有了一个梦想,要用音乐将全世界的人连在一起,用音乐和爱,感染世人。

于是,孤独的少年一天天长大,没有变得冷漠,也没有给自己的世界筑起一道城墙。相反,一颗心却愈发柔软了。

他因深知无爱的苦楚,因而更加呼唤爱、渴望爱、拥抱爱。

二十世纪80年代,是迈克尔·杰克逊的黄金时代。

专辑销量稳坐冠军宝座,最高创下41亿美元收益,包揽格莱美各项大奖。自创的太空舞步,在全世界掀起一股狂潮。

他作品中的颓废与绝望、愤怒和失落唱出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声,然而这并不是迈克尔·杰克逊的全部。

相比之下,他在歌曲中呼吁种族平等、世界和平,所体现出的对这个世界的爱,才是迈克尔·杰克逊最动人的地方。

年少之时,去非洲巡演,亲眼目睹非洲之惨状,少年便许下心愿:

“我想要生活在一个和平、没有饥饿的世界里,一个人类不知痛苦为何物的世界里。”

1983年,非洲爆发了世纪大饥荒,波及34个国家,近2亿人面临着饥饿的威胁。荒凉的大地上,哀鸿遍野,回荡着一曲沉痛的生命悲歌。

1983年非洲的世纪大饥荒

那一段日子,迈克尔·杰克逊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每想出一段旋律,他便会带着自己的妹妹珍妮去一个安静且封闭的地方,闭上眼睛,可以感受到纯粹的音乐力量。

他轻轻地哼给珍妮听,几个音符,一段节奏。然后问妹妹,你听到这声音后看到了什么?

珍妮回答,在死亡线上挣扎的非洲儿童。

迈克尔·杰克逊欣喜若狂,他对妹妹说,你说对了,这就是我的心声。

《We Are The World 》就是这样创作出来的。

1985年1月28日,迈克尔·杰克逊邀请了欧美乐坛45位著名歌手,连夜录制。

3月6日,这首歌在全球8000个电台同时播出,销量收入的6500万美元,悉数用于非洲赈灾。

有人说,在录制《We Are The World》之前,迈克尔·杰克逊是全球最成功的艺人;但在此之后,他便是全世界最伟大的艺术家。

1987年的秋天,迈克尔·杰克逊开始了他的中国之旅。

唯一一次的中国之行,他没有选择北京、上海这样的大都市,而是去到了广州中山的农村。

从三乡庸陌村到南朗翠亨村,这位世界巨星没有丝毫的架子,他戴上斗笠,漫步于田间,细细地品味着中国的乡村风光。时而驻足凝眸,时而开怀大笑。

农舍、稻田、池塘、鸭鹅,对于迈克尔·杰克逊而言,一切都是那样的新奇。老大爷修补农具,老太太喂鸡,他都会在一旁静静观察。

逢着老人或小孩,他便会给红包。在一群孩子面前,他笑得那样纯粹。

他还特地去拜访了一位当地的老奶奶,一见面,就给了老奶奶一个大大的拥抱。起初,老奶奶不习惯这样的热情,在后来的相处中,也慢慢敞开了心扉。

迈克尔·杰克逊主动牵起老奶奶的手合照,就像她的孙子一样亲切。临行前,为了感谢老奶奶的招待,他塞给老奶奶2000元钱,让老奶奶买东西吃。

在当时的中国,这可是一笔巨大的数目。

离开中国时,他只带了一件中山装。后来,他回忆道:“中山的风光和瑞士很像,一切都是那样的翠绿。”

这段微小的经历,湮没在迈克尔·杰克逊波澜壮阔的一生中,鲜少为人所提及,但我们依然可以从中窥见他骨子里的善意。

迈克尔·杰克逊这一生,独立支撑起39家慈善基金会,捐款超过6亿美元,是吉尼斯世界纪录中捐款最多的人。有人说,他做慈善的时间,远远超过了他开演唱会的时间。

但即便如此,人们更关心的,始终是缠绕在他身上的丑闻。

他整了多少次容?他皮肤变白是白癜风还是漂白?他究竟是不是同性恋?

在众多的流言蜚语中,性侵丑闻成为最具爆炸性的一个,给了他单薄生命中的致命一击。

迈克尔·杰克逊第一次见到白血病患儿加文·阿维佐时,男孩坐在轮椅上,面色如雪,头发全掉光了,身体单薄得像是一张纸片。

只看了一眼,迈克尔·杰克逊就心疼了,他说,这个男孩太可怜了,失去了应有的童年。

于是,他带这个男孩去最好的医院,找来最好的医生,带男孩去他的家游玩,爬上最高的大树,俯瞰整个城市的奇幻景致。

迈克尔·杰克逊帮助男孩治好了癌症,等来的却是男孩和他的母亲指控他性侵。而这个男孩的母亲在不久前,还拿着迈克尔·杰克逊给孩子治病的钱,去做整容手术。

漫长的调查和庭审,一次次地上法庭,被记者包围、质询,被头版报道。

一次又一次,他面对镜头说,我是清白的,我是无辜的。

迈克尔·杰克逊为自己申辩

可是,没有人相信,也没有人愿意听他说话。一个善良的巨星,和一个有娈童癖的巨星,后者似乎更具谈资。

经过长达两年的审判,2005年6月底,迈克尔被法庭宣判无罪。

然而,性侵的流言却并未因此而消散,它依旧是缠绕在迈克尔·杰克逊身上的梦魇,一点一点摧毁他,让他陷入绝望。

他不懂,为何自己以爱拥抱世界,世界却以恶意回馈他?

迈克尔·杰克逊出席庭审

这不是迈克尔·杰克逊第一次被指控性侵了。

1993年,一位名叫埃文·钱德勒的牙医,指控迈克尔·杰克逊性侵了他的儿子乔丹·钱德勒。这起事件中的男孩13岁,与迈克尔·杰克逊相识一年。

起初,男孩坚决否认迈克尔·杰克逊性侵他,一直和男